小城的初夏,楊柳青青。時光正好!
  
  初夏的傍晚,你有沒有試過一個人獨自去林木密集,芳草萋萋的河岸邊散步?就在那樣一個楊柳青青的傍晚,我獨自沿著稔熟的承水河岸行走,一路北上,朝向遠離小城的方向。而暮色正在兀自流淌聚攏。
  
  天邊,夕陽凋落時的不忍,化作最後一抹霞光,塗抹出無限神秘的萬千色彩。明亮的橘黃,透明的藍,憂鬱的紫,深遠的黑,他們紛紛聚攏,以一種鮮為人知的方式排列著,書寫著暗夜來臨前的最後一抹激情。
  
  暮色依然在無聲中聚攏著,漸愈濃稠。河水也一改白日的澄澈與透明。閃耀著一抹幽幽的綠色,那郁綠色中分明又夾帶著一襲淡淡的灰色。偶爾有遠處的疾馳而過的車輛耀眼的燈光在河面一閃而過,投射出一片銀白耀眼的光芒,卻也只是轉瞬即逝。岸邊,園中的植物也漸漸隱去了清秀的面容,在稠密暗郁的夜色中化作一個個玲瓏的剪影。
  
  繼續北行。沿著堤岸在嶧州大橋下面穿過,眼前呈現的是與大橋以南完全不同的風景。一派野生的自然情趣。此刻,與白日裡的風景完全不同。岸邊杳無人跡,唯有樹影憧憧,隨著夜風的低徊而不斷的搖曳著,充滿了一種蠱惑的力量。在那無盡葳蕤濃密的陰影裡,又似乎藏匿了許多冷寂而又深幽的目光,正穿越寬闊暗郁的河面,直直地向我投來。忽然間,一種久違的恐懼感瀰漫了全身。不自覺中改換了方向,並加快了步伐。恍惚間,彷彿年少時在鄉間寂靜的小路上獨自行走的那些個夜晚,有些兒倉皇而逃的感覺。只是今夜的我再不是從前那個有著皎潔容顏的女子。是誰,竟用那無形的手輕輕的篡改了我昔日的容顏?
  
  再次返回到嶧州大橋上時,橋南的河岸已經漸次亮起了美麗的燈盞,映照的承水河美輪美奐,儼然仙境一般。行走其間,心情重又恢復平靜。安然的享受著初夏夜晚的寂靜與涼爽。
  
  原來,一直以為日趨成熟淡定的心態,只是安置在了平靜稔熟的生活表象裡。當我們一個人走進暗夜,走進荒僻陌生的場合,仍然會發現一個人時的孤單與恐懼,竟是與生俱來,無法擺脫。而那一盞盞昏黃的燈光,竟是那麼溫暖,足以照亮孤獨的前行者的疲憊與軟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蓮の翼 的頭像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