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依依


       不知道它從哪裡輕輕飄來,也不知道它又向何處悄悄離去。家鄉的小路,逶迤地繞著老屋,像慈母柔韌的脊背,承載著一代代淳厚的村民生生息息;又如背井離鄉的遊子,留戀故土,依依不捨。

       家鄉的小路,不曾被人介意。

       卻有著無限的恬美:有偎依著小路澄靜清洌的小河,有大大小小的田畦,有隨意鑲嵌的大青石板,有星星點點的無名小草和野花,有參差錯落的山嶺,有簇簇相擁的杜鵑和枝枝蔓蔓相互攀扯的紫籐,有婆娑蔥籠的槐葉和濃濃淡淡的清香;還有那淡淡的慢慢飄逸的薄霧,還有三三兩兩荷鋤挑擔的村民、提籃挎簍浣衣洗菜的村婦。小路繾繾綣綣著小橋、流水、人家的閒適意趣和恬淡、悠遠、純粹的古樸意韻,令人每每想起就倍覺溫馨。

       小路是春的天使。立春剛過,小路即湧動著春的韻致。遠遠望去,南去歸來的燕子呢喃著在小路上一翔而過;先知水暖的鵝鴨撲楞著翅膀嘎嘎地從小路上撲下河裡,紅掌悠閒地撥著清波。走近些,便是滿眼鵝黃嬌矜的嫩芽;平整如鏡的田里,勤勞的漢子已甩開鞭子,開始春耕;一群頑皮的牛犢和羊羔在小路上撒歡嬉戲,時不時撒下「哞哞」、「咩咩」的清脆叫聲。天是藍盈盈的,水是碧亮亮的。這時節漫步小路上,嗅著小草和泥土酥軟清新的芳香,滿懷裡湧動著怦然愜意。

       秋來了,小路灑滿了金黃,飄散著陣陣清香。這時在小路上,不小心就會碰落伏在路邊的黃澄澄的稻穗;路邊的山地裡,高粱漲紅了臉,像一具具高擎的火把;山坡上,一樹樹楓葉黃中透紅,紅中蘊黃,紅黃相間,宛如一幅幅油畫;獮猴桃掛滿籐枝,個個滾瓜溜圓;毛栗、八月楂都裂開了嘴,或含著紅潤潤的栗籽,或裸出白嫩嫩的楂瓤。松鼠和小鳥們早已瞄準這些美食,它們每天在林子裡竄來跳去,山吃海喝,酣暢痛快,不時發出「吱吱嘎嘎」的歡叫。目睹這情景,你不能不垂涎欲滴,不得不上去摘下幾粒栗籽或楂瓤放進嘴裡,一享這大自然的醇美甘甜。

       小路的黎明來得特別早。每天凌晨東方剛泛魚肚白,小路就開始醒來。不遠處,就有清晰的腳步聲和爽朗的說笑聲向你走來,那是趕集賣魚蝦的村民。他們把剛從水庫或湖裡捕撈的鮮活魚蝦,趕早送到小鎮集市賣個好價。晨風習習,小鳥被喚醒,它們開始互致問候或婉囀歌唱。太陽漸漸露出笑臉,薄霧緩緩退去,小路開始喧鬧起來。送肥的村民挑著竹擔,踏著小路上的青石板,「咿咿呀呀」地晃悠著;放牛的孩子騎著老牛來到小路上,含露的小草或野菜成了老牛的美味佳餚,大口大口貪婪地吃著,牛鈴清脆的聲音在山谷裡迴盪;山那邊,砍柴的小伙不時傳來幾聲小曲或小調,在小路的上空久久飄蕩。此時,在小路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目睹眼前景物,聆聽耳畔晨曲,讓人沉醉。你會頓覺神清氣爽,滿懷憧憬。

       黃昏自是另一種景象。晚霞投下最後一抹餘暉,亮亮黃黃的夕光落降下來,小路被籠罩在桔黃色的溫柔中。勞作了一天的漢子收工回家,在小路上相互打著招呼,時而又停下來開幾句玩笑,逗樂一陣。間或還有幾個姑娘、小伙子相互追趕打鬧一陣,把一身的疲勞驅趕得無影無蹤。老牛也來了,它們和主人一起踏著暮歸的小路,不緊不慢的。暮色降臨,村裡升起裊裊炊煙,混合著濃濃的米飯菜香;接著便是此起彼落的呼喚家人回家吃飯的聲音,如那小路一樣,綿綿長長,悠悠蕩蕩,蘊含著釅釅的人間溫情。

       但家鄉的小路,不曾被人介意。

       卻有著莫名的引力,令人神往,讓人每每流連不已。每當我在都市車潮人流滾滾紅塵中感到身心疲憊時,總愛回到家鄉,漫步小路,敞開胸襟,任憑那山風習習吹拂;望著那藍藍的天,碧碧的水,望著那潮潤潤的泥土,綠生生的小草,鬱鬱蔥蔥的山林,呼吸著山裡的新鮮空氣,躁熱的心一下得到了洗滌和浸潤。漸漸地,心緒平靜下來。感到靈魂淨化了,眉眼清亮了,全身輕鬆了。覺得人世間萬事萬物皆身外之物,都無足輕重,重要的是生命不可或缺的陽光、新鮮空氣和一泓常流的清水。

       我深深摯愛家鄉的小路,不僅因為它的純樸,不僅因為它的恬美和溫馨,也不僅因為它與世無爭、不曾被人介意,是因為它常常喚醒我困惑的心靈。離開家鄉幾十年來,世事滄桑,兒時如夢,但那條小路卻一如既往地在我心頭延伸,默默地給我以慰藉、希望、勇氣和力量。誠如我的親人一樣,它是我永難割捨的牽掛。今生無論我走到哪裡,也都是家鄉小路的一粒石籽。

       小路依依,情也依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蓮の翼 的頭像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