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彷彿還陶醉在夏日的熱烈之中,淺秋已不約而至了。
         淺秋,宛若季節深處的小溪,悄無聲息,緩緩流淌,穿越歲月,棲息於心田。淡然歲月,尋常生命,在一個環境裡久了,總會滋生一種麻木,派生一種習慣,那原本稜角分明的思維,秋天到了,也彷彿沒有異樣的感覺。風兒依舊的張揚,雨兒如此的曖昧,心兒依舊的浮躁。然而,最讓人無情和無奈的就是節令了。在季節的一片蔥蘢中,竟會看到一片片葉子,在無風黃昏,默默的飄落。那些秋花,即便在飽蘸露珠的黎明,也少了曾經的嬌艷和明麗。
        相同的場景重疊著,相同的路徑重複著。我依舊沿著季節深處的幽徑,向著秋的驛站前往,不緊也不慢。今年的淺秋,也許在「秋葵」「拉沙」的呼喚下,自南而北,一場場秋雨的浸染,讓秋色漸次濃烈。黎明,置身於七里河畔,頓感秋涼若水,晨練的人稀少了許多,透過蔥蘢,竟然窺視到一種季節的蕭瑟,心,也不禁有些悲涼了。一片桐葉,擲地有聲,我真切的感到:紅塵又一秋。
         秋,飽經了春之蓬勃,夏之繁盛,不再以受讚美、被寵愛為榮,它把一切的讚美與寵愛都隔離在澹澹的秋光之外,而只願做一個閒閒的、幽幽的、可望又可即的使者。
         一場秋雨過後的黃昏,我依舊沿著行走了一夏的那一條老路,行至邢州路南端的十字路口,那一身夏裝運動衣,真有些不勝涼了。迎面走來一位大哥說,你真行,還穿著短袖。
         秋,天高氣爽,碩果飄香的季節。青蔥歲月漸行漸遠,遼闊的田野因秋而沉靜,廣袤的大地因秋而豐腴。我驅車趕往太行山腳下的莊子,置身山巔,極目眺望,好一派秋的旖旎。農人的田園,五穀豐登,果農的山莊,碩果纍纍。漫山遍野的野菊,正滿懷秋韻不羈的綻放,彰顯著一種悲壯和傲然,山野因我的綻放而依然生機。谷香,果香,花香讓我瞬間陶醉於秋的懷抱。只有秋,才會讓人神清氣爽,只有秋,才會讓浮躁已久的心靈靜若秋水。
         年年歲歲都逢秋,歲歲年年秋不同。無論怎樣形態的秋,總會給人以啟迪:只有播下種子,勤奮耕耘,才能有所收穫。人,不該一味追求獵奇,貪慾過重,要講求平淡,堅守本真。雨一場場的落,天一天天的涼。風一陣陣搖,葉一片片落,這些流年裡的蛻變,大可不必驚恐,讀懂了這些千古恆遠的蛻變過程,也就讀懂了秋的心語。
         浮生若戲,一個旖旎重疊著一個旖旎,一個平淡豐富著一個平淡。短暫的新鮮,長久的麻木抑或最後的淡忘,人生就這樣在時光中湮沒,所有一切終是殊途同歸。
        童年的秋像是短暫的,而秋的每個場景卻清晰依舊。中年的秋像是綿長的,而秋的場景竟然忽略和淡忘了。兩鬢染霜,再去回味秋,秋也大約一如人生的晚年,色彩雖不讓人眼前一亮,卻是那樣的深沉與厚重!
        淺秋,一個又一個午後,輕觸流年的痕,稍有聊賴的心緒在熱切和清冷的追憶中輾轉。我漸漸清晰的知曉:在日復一日的瑣碎中終見落葉飄零,又在一春又一春的憧憬中走到秋涼,生命,也就這樣一程又一程的走向他的終點。
        天地知秋,我也知秋。於是,有一種情愫,和歲月一起悠長。

創作者介紹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