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昆得拉說:「孤獨宛如月亮,無人望見」。
                                                                              --題記
  
  風從城市裡穿過,透過我的身體,在樹枝遮蔽的路口流轉。入夏的小雨,銀色的絲線,編織著一面巨大的鏡子。在我站立的地方,通向前方交錯覆蓋的樹木與建築,而它們成為一個我即將進入的迷宮。那時,我恍惚著,忘了從什麼地方來,到了什麼地方。走在濕漉漉的城市街道上,像個天外來客。我降生在一個天光暗影交織的光環中。
  
  細雨到來之前,陽光明亮。一個塑像,在入口。兩側古舊門扉,雕花木刻,默無聲息。一個人給我拍照,那人微笑著。我看到臉的微笑,心靈的微笑,乃至於肝臟的微笑。那些著了明暗多色的事物,就在一條窄窄的巷子裡,活過來。繼而那麼多的生機就出現了。兩旁的門,一扇扇地都打開著,屏幕玻璃映照著花盆與竹影,把人置身於立體畫中遊走。先是軟和的話語,接著籐椅、書攤、乃至於青色磚牆也軟和起來,這些彷彿都有孤獨而古舊的光源,在一種流溢的光輝中,兀自微笑。
  
  這時節,田地的種子長成巨大的植物群體,它們包圍城市。而城市在我的知覺中,也近乎蔥綠起來。和遠方的植物說話,卻是說給城市聽的。我已逃到這裡。像一粒想發芽的種子逃到土地裡。我試圖忘記一個人的廢墟。從殘破房間裡的風化、發霉的物體中,呼吸自由的氣息。我丟掉無數個夏天裡,侵蝕著,慢慢滋生的死亡氣息。
  
  那時,我等待有人來敲門,等待一隻貓,或者一隻小狗。允許它們在寂靜的下午光臨我的小屋。它們可以飢餓著朝我發出尋食的叫聲;可以在時間黯然流逝的夜晚,睡在床腿的一角。--那裡有一個低矮的木箱,乾淨、暖和,穴居著春天吹過來的微風。我記得,每天打開關閉的門,有一隻手敲過的痕跡。那是一個帶有姿勢的光點。那小小的圖案裡,傳出柔軟的清晰的聲音。叫出我的名字,循著我的聽覺去了一個巨大的草原。等待過後,我終於有了出走。
  
  一條乾淨的街巷,出現在這座城市裡。古舊的原貌,新鮮的生機。下午蛻變到傍晚,我還沒有走完那條緩慢流動的街巷。一個人在一群人中間穿過,不感到稜角分明的牆體、石柱、器皿的堅硬,不感到它們的冷與無聲,大約有一雙神秘的眼睛,躲在內心深處。瓷器、玉珮玩物、書畫以及許多的看似古舊的小商品,似乎藏著時間遠處人賦予的靈性與智慧,復活我的視線。它們讓退避在背後的時光,跑到眼前,染著微光的物體們,便柔軟起來,充滿了美麗畫面的滴意--那麼,它們真得如一滴聖水降臨在心中。
  
  我在游動,猶如掉進一小杯水中。我害怕過溺水,可現在我成了一個水手。我奇異地想著,一小杯水可以成為大海。當人微小如一粒塵埃,卻發現更廣大的世界。從一個地方來到另一個地方,潛伏在內心的疼痛會消失。那些剝奪過心愛的一幅畫像和一把小剪子的手,會消失到身體之外。我甚至聽到母親在一棵老槐樹下,喚我回家的聲音。在一條古舊的街巷裡,我和回家的感覺發生了一次重逢。
  
  在遠方城市的華山西街上,我愛上過月亮的痛苦。那些來自遙遠時光,某些像蝴蝶翅膀扇動微風的效應,產生了色彩與記憶的共振,讓痛苦消失。而我確信,可以消失在觸摸我身體知覺的門的鐵環,籐椅的扶手,以及一縷微笑的光中。我穿透一個膜,美麗的事物可以得到我的一切。而我同時也明白,唯一可以使我復原的,是我對它們的著迷。我於是記得家了。那一片灰色瓦片上,我的臉,朝著一絲微光,看到了這街巷的景象。我走著,覺察到遠處落到地上的白色的天光。
  
  走到巷子的出口,已然黃昏。細如絨線的雨,在變暗的天空下降落,它們緩慢而細小。於是,整條巷子變成神秘色彩的油畫。而這時,一連串的音符,蜿蜒、起伏,流淌著一個人內心明亮如落日之虹的渴望。那音符沉醉在出口,慢慢地擴散著。我走進聲音的來源。靜靜地站在一個雙手捏著洞簫的人的面前。他是一個盲人。流淌的音色,讓我感覺讓我的內心異常明亮。那音律是我熟悉的,是一首「姑娘姑娘我愛你」。動感而柔韌的音符從他肺腔裡通過長簫擴散出來,像水在流動,和細雨悄然交匯,有些濕漉漉的,粘著一些路人的腳步,停在他的面前。那音符拉開一個帷幕,在另一個視角中,一個微笑著的姑娘彷彿就近在咫尺。在盲人和我的身邊,我能感覺到靈魂如一縷青煙,將我悄悄帶走。
  
  在後來的黑夜中,我確信自己和這個城市重逢。我的確覺得「孤獨宛如月亮」,只是月亮也滯留在我心中。我放任一片樹葉遠去,一棵樹苗長在我的心中。我和一條街巷,相互擁有之時,也在時間的頁腳寫下離去。一輛車帶著越來越深的夜晚走,也帶著我走遠。這幾乎是一個不可饒恕的告別。而誰會來懲罰時間呢?靜寂覆蓋著巨大的空間,我無法逃出去。我的肉身不在天堂,又該怎麼留在那個時刻。流水的燈光,在這個夜晚,選擇了一個不容錯過的街道和我重逢。沒有退路的黃昏,一條小狗站在路邊。它喘著氣,舌頭伸到外邊。它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
  
  此時,我把月亮畫到紙上,看它懸在一條街巷半空的孤獨。馬蹄噠噠地響聲跑過來。一匹馬穿過那年的村莊,一路而來,到達城市的街道上,而後拐入一條小巷。於是,我看到一個人藏在巷子邊的一棵樹的後面。那橘黃色的燈光照亮了半邊美麗的臉。我遠遠地,安靜地看著,那條巷子。我所有的努力,試圖全部消失在那裡,那個夏天出現的漩渦的笑容,像簇擁草地的花,開在天空之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蓮の翼 的頭像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