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想要達到巔峰,堅持的重要性無與倫比。
  
  我很早之前就知道堅持的作用。20世紀80年代初,當時我剛剛創立LA(北美最大的繼續教育機構)。我想請紐約著名的食品店Zabar’s的老闆穆瑞·克雷恩來做一個「如何開創大食品市場」的演講。我覺得喜愛食品的紐約客們應該會蜂擁而至地來聽這堂課。我給Zabar’s打了電話,並且親自去見穆瑞·克雷恩。當時他正忙著朝切魚工大聲吆喝,讓他們把魚片切得更薄些。克雷恩是一個典型的紐約人,他用一種非常紐約的方式拒絕了我和我的請求。
  在往家走的路上,我覺得很不甘心,於是有了一個主意。第二天早上,我給一家花店打電話,告訴他們每天給Zabar’s送價值200美元的鮮花,附上一個給穆瑞·克雷恩的便箋,寫上「請您到LA講課」。這是在20世紀80年代,200美元可以買到很多花。我告訴花店:「每天堅持送花,直到我告訴你不送時為止。」到了第九天,我開始感到不安,因為我已扔出去1800美元了,卻沒有得到一個字的回音。
  電話終於來了。「贊克,」克雷恩說,「你要怎麼樣才能停止給我送那些該死的花?我的辦公室已經沒有下腳的地方了!」
  「請你給紐約人一個晚上的時間吧。」我說。
  「你的臉皮真厚,不過我喜歡。呵呵,我會去的。」克雷恩說。
  克雷恩的舉動令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他帶著大堆的食物來到課堂上。學生們一邊聽克雷恩的演講,一邊免費享受著Zabar’s的美味佳餚。克雷恩把食物帶到課堂的這一招實在高明,因為第二天每個人都在談論這件事,對Zabar’s來說,這是多麼好的宣傳機會!
  2001年,我希望請到《富爸爸》的作者羅伯特·清崎來講課。我一直給他的辦公室打電話,但他和搭檔莎朗·萊徹卻不搭理我。我從報紙上看到清崎將在鳳凰城演講,於是在凌晨5點就離開位於紐約威斯切斯特的家,從約翰·肯尼迪機場乘機飛往鳳凰城。我準時到達了演講會場,請求在午餐的時候和羅伯特會面。他的女助手卻說:「我也沒辦法,你需要預約。」
  我說:「我沒辦法預約,他沒有回我的電話。」
  「我很抱歉。」她說。
  在乘出租車前往鳳凰城機場的路上,我非常生氣。但是,在飛回紐約的航班上,我下定決心,絕不放棄。
  於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每天上午大約11時,我都會給羅伯特以及莎朗打電話,並且留言。這成了一種常規:就像你每天早上都刷牙一樣。我一直打了3個月,沒有一天間斷,直到最後我接到了莎朗·萊徹的電話。她說:「我下周會在紐約,您願意共進午餐嗎?」
  「太棒了!」我回答說。
  「那您準備在哪裡會面?」她問道。
  我是個在辦公桌上吃午飯的人,但當時第一個浮現在我腦海裡的飯館就是21世紀俱樂部-一家第一流的紐約餐館。
  「很好,我們就在那裡見面。」莎朗說。
  我比約定會面的時間提前一個小時到了21世紀俱樂部。我走到餐廳領班面前,給了他20美元,問他:「待會兒我來這裡吃午餐的時候,你能問我一下是否要坐平常的位置嗎?」
  他接過我的20美元,說道:「不行。」
  我掏出另外5張20美元鈔票,把它們都給了他。他說:「我會在一點鐘等你來。」
  我在一點鐘走進餐館,恰好和莎朗一起進來。領班給了我一個擁抱(他幾乎演過頭了),並且說:「很高興見到您,贊克先生。」他把我們帶到一張很棒的桌子,莎朗對此印象深刻。
  最終,午餐非常成功。飯局結束的時候,我們達成協議:羅伯特將為LA進行「僅此一次」的演講。羅伯特·清崎的這次演講非常成功,於是「一次」變成了許多次。為了請到他,我花了整整6個月時間,但我能夠堅持,而且從一開始我就知道能夠請到羅伯特來為LA講課,因為「不」絕不是最終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蓮の翼 的頭像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