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飄飛一簾的幽夢

一簾雨中飄飛的幽夢。

    一地雨花牽動的清歌。

    一生依雨而生的緣定。

    今昔,初雨瀟瀟,濛濛黛眉浮萬物,紅花綠瘦織衣濃。

    清晨,天空揚起灰暗的臉頰,一種至深的憂鬱掛在蒼茫的穹廬,天空與土地悲切的凝視著,僅有一線的距離卻是今生與來生目光的相視,千言成萬語更與何人訴,愁腸百結亂做相思淚。

    是我明晰了天地的幽情吧,天空深藍的眼睛暗淡了,韻滿了鉛灰色,恍若滿天的紙鶴在孤聲淒鳴,洇透了沉重的天空,往日,輕盈的雲絮在高闊的天空中盡顯翩躚,今日,只是呆滯的幻化成天空的顏色。

    細雨滴滴答答如約的飄灑在塵空,終是將滿腹的哀怨拋擲在紅塵萬丈的世間,斜斜的織錦了綿延的群山,織秀了天河的舞舟人,織碧了蔥鬱的綠色生命。細雨無言的氣質在天地中顯露著生機,屋簷上的燕雀在等待歸急的夥伴,漁家的燈火在期盼漁歌唱紅對岸的情歌,我的雨卻是在我守候一生中描繪了一份緣聚緣散。

    我丟下一室的清寂和紫色的風鈴,走進了我等候一份綿長的雨中,簾,是雨簾,便擁緊了我的瘦肩,腦際總會在此時暇想一簾的幽夢,入我心窗,入我心魂,入我等候的靈界,我無有漁家的歌子唱紅情歌,也無有等待中的夥伴將我守望。

    我只有一簾清幽幽的夢,一紙淒婉的詞,一柄白色的傘,便隔斷了兩個世界,我是夢中的雨簾,你是簾外的世界,你走不近我的雨簾,我走不近你的紅塵,我有細雨紛飛的珠翠相依,你有塵世浮沉的光輝相融,我是清泠的一滴植入人世的雨露,你便是紅塵中一粒帶著太陽的種子,我們生生相隔,世世相對兩無言。

    細雨淺淺,我穿行在雨中的身體似是與雨一起低吟著今昔的花紅蝶舞,你總是會在我不經意間來到我心神一側,牽起我冰冷的手,你的溫暖也總是如夏陽般傳遞著你的暖意,我薄弱的意志便在那一刻挺立堅強的骨骼,記下與你相依的約定了,不要等到山花爛漫了谷地,不要等到燭光燃盡了燭淚,不要等到演繹為蝶,才會記起我們相約的誓言,那時,我定會白了長髮,成為灰燼的燭淚,我的眼眸會有哀痛響遍你的窗與簾。

    多少次對著廣博的雨空呼籲,我是一個流浪的棄兒,天空是我的靈魂,大地是我的血液,淅瀝的雨季是我的跳動的脈搏,今日,陰霾的天空飄散著北方的雨滴,每一滴孕育的語言皆是我沉思默想的心念。我期待一片雨的天空,時常邁著輕盈的步伐在我的身後成就一片綠蔭,讓我倦怠的身體安詳於綠蔭的拂映。這時,定會有靜寂的雨花叩響我的心靈之門,迷漫的雨述說著一簾飛逝的夢,那個夢記取著籬家荒院飄搖的鄉音。輪迴的塵埃踏響了家園的重奏曲,我編織一羽彩色的翅膀,繫上童年的童話,那個童年像雨季一樣灰濛濛的,讓我用一生的相思來懷念,我的雨簾,我的簾中白色的夢,一起沉入與你最初相逢的雨中。

    細雨濃濃,哀傷深刻了才會有這樣的沉痛,淋淋漓漓的雨絲緩慢的衡量著時光與歲月穿越人類與自然萬物的痕跡,雨中的文化在南方濕潤的竹簡裡滋長,迎面飄起了油紙傘的情懷,整條小巷都在煙雨中抒寫著婉約,鋪滿了如訴如慕的衷曲,隨著彎曲的小巷伸向了迷離的遠方。清新的詩行綿延了南方的港道,說不清楚是春雨傾訴了如煙似霧的竹樓,還是迅猛的夏雨催長了挺立的梧桐,使這份雨季總是紛揚著一種古典的愁緒。

    我側耳聆聽,輕悄悄的走進耳鼓的是牛郎和織女的相思,是天長地久的誓言,不知道何時我的眼眸潮濕了,有鹹澀的淚液從心底泛出,只是感歎一個古老的傳說,一份心脈的相守,在這如約的濃濃細雨中舒展著枝枝葉葉,繁盛的成長。殷實的根基結碩了每一句相約的喃喃私語,密集的簾幕連繫著古枝籐蔓,碧翠的葉片灑下了緣定終生的銀絲,一縷縷敲響了紅塵煙雨。誰結情絲於瀟瀟雨,漫飄狂灑入籬園。

    我本是一介癡心女兒,續長了凡塵的青絲,只等待與我風雨相攜的人共渡人世的淒風苦雨,只等待撐起傘的世界走近雨中的情懷,一隻筆描圖人生的藍屏,然而,我的孤獨卻在雨珠的盈盈下躑躅,與這份綿綿的細雨結繫了靈犀的心緣,我走入,背影訴說著楚楚悲泣,雨簾便會籠罩在我徜徉的路徑,輕揚我的發,雨水淋濕發的期翼,小小的雨珠兒唱起了《水調歌頭》的婉約,我的腳步在雨花中沉穩了,我的世界濃縮在短淺的光陰裡,心事叮叮咚咚的唱起了歌謠,我吹奏著雨的竹笛,把高山流水的音節嵌進了絲竹的樂魂。

    幾世的輪迴衍生了我渺渺的生命,又是幾世的風雨蘊涵了我賞雨,憐雨的風骨,總是吟詠著詞句行走在雨的簾幕中,一行行的詞與雨隨形,總是清唱著小調與雨珠兒輕笑,雨珠便撲面而來,人人說我癡,我卻說我狂,幾行斜雨輕風造就了我的癡骨,梧桐雨下彈箏曲,春綿輕愁不言怨。

    細雨寂無聲,一夜潤花紅。雨是寂寞的伊人,撩動著纖巧的步子,圍繞著城郭的樓群飄飄灑灑的渲染,一抹裊娜的身影鬧醒了沉睡的精靈,鬧清了渾濁的河流,也鬧歸了漂泊的遊子。幾時風乍起,幾時瀟雨又依依,零亂的花簇凋落又綻上花枝,乾渴的山川飲盡細雨霏霏,擁攬著狂嘯的河之谷,那是動盪的雨,是雨舞動生命的狂瀾。

    就這樣慢慢的感受著雨的孤獨,雨的落寞,雨的淺淺,雨的悲切,我思著,想著,潮湧的雨霧凝聚成了水中的月簾中的花,靜默的雨聲在蛙鳴中漲跌,在人生的舟楫上沉浮,爾今,誰彈起了我雨中的琴弦?誰撥弄了我珍藏在心底的愁腸?一一在我的雨聲中漸行漸遠……

    今晨的雨是難忘的詩篇,我是沉思在中飄飛的一簾幽深的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蓮の翼 的頭像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紫蓮の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